欢迎光临美术家微信导航!中华美术家微信公众平台帐号导航,为全国艺术家提供一个推广平台。
中华美术家 中华美术家网

央美毕业季:用作品“发声”

来源:未知      热度:      时间:2016-06-25 16:38

师说

    “又一年,又一批,离了学校,进了社会。社会复杂,哪儿都一样,对谁也都一样,要自学。所以,心态要包容,精神要独立,自信而不自私,做人要单纯,思考不要简单。人生有限,挑有价值的事做,但是大家都能做的事,势必平庸。”——马路(中央美院造型学院院长)

    “在你们即将进入‘真实世界’之前,我更希望看到的是,你们真正在精神上接通了中央美术学院的血脉,这种血脉就是央美的人文精神,她是一种根植于内心的素养,这种素养是对理想的坚守,她会使我们在弥漫于整个社会的浮躁中还能在心底保留一方净土,抱持赤诚和对美好未来不灭的希望。”——王中(中央美院城市设计学院院长)

央美毕业季:用作品“发声”

    设计学院毕业生钱璐将创作聚焦《本草纲目》

 打通壁垒,集体“发声”

    68只“羊儿”在美术馆门前的草坪上,有的闷头吃草,有的母子相依,全都“萌萌哒”;美术馆西边的水池旁边,一位高达4米的“胖姑娘”身穿淡橙色舞衣,弯腰致意的样子温暖且有喜感;美术馆里,排风口、墙角、二层到三层通道的白色墙面上,投射着长长一排行走的微小人影,仔细一瞧,他们有的背着大包、有的领着孩子,不禁让人想起多年前的一部儿童剧《羚羊号历险记》……随时随地与作品“相遇”,正是中央美术学院2016毕业季活动的举办初衷。今年的主题是“发生·发声”,率先登场的1200余件作品来自近日正式挂牌的“研究生院”的376名2016届博士、硕士研究生,他们借中国画、油画、版画、雕塑、壁画、实验艺术、设计、建筑设计等不同媒介“发声”,将校园变身“大美术馆”。

    几年前,毕业生作品展有“博士不如硕士,硕士不如本科”的怪现象;对此,中央美术学院副院长苏新平坦言:“过去大家的评价的确是这样,这跟早些年扩大招生有关。但从近两年开始,情况已经反转过来了,而且整体水平也得到了很大提升”。具体就今年的毕业作品而言,他指出,创作的专业属性在淡化,更多地呈现出跨界的实验性:例如版画系的学生同时也会尝试国油雕壁这些传统技艺,或融入科技等其他元素。“这一点是未来中国乃至全世界艺术发展的必然趋势,也与此次中央美术学院成立研究生院有一定的关系。”苏新平说,“优秀毕业作品的特质,首先是完成度,这不光是指作品本身是否面面俱到,更要看学生整体的人文素养;其次是独特性,因为从艺术史的角度来讲,怎样的作品才能在艺术史上被书写,核心的问题是要看思想上、创作语言上是否足够独特”。
 

 设计融入人文思考 学传统需表里结合

    与传统展陈方式不同,此次毕业生作品展中的大部分作品,说明一栏中都加入了二维码——扫一扫,便能看到创作者的阐释,更全面地了解作品“发生”的全部过程;与以往“学院派”的阳春白雪不同,更多的工作经历,也让毕业生的创作赤诚、纯净的同时,思路更为开阔,也更脚踏实地。

    美术馆门口那68只萌物的“羊倌儿”名叫刘绍栋,他说起自己在北京郊区工作室做雕塑时,酷爱跟放羊的大爷聊天,更爱观察羊儿们,甚至自己还买来几只养。“随着对它们的观察,我对羊越来越感兴趣,它们和我一样,都生活在北京的周边,同时又都是社会链条的一部分。大家比较喜欢在艺术作品里表现马,却少有人表现羊,于是我就用自己的这套作品‘关怀’了一下温顺、干净、可爱的它们。”刘绍栋说。

    “获得第一个刺青之后,我知道自己变得不一样了。刺青如此痛苦又特别,它具有独一无二的设计感。客人们到我的工作室,带来一个故事,带走一个刺青。我的身份是设计师,也是刺青师;是倾听者,也是记录者。”王雅琳的《骨刺 Spinal Tat》是一组作品,如果说一整面排满刺青针的墙,还让人有些恐惧的话,那看到厚厚几本笔记中,对刺青历史、纹样、流程等诸多问题细致入微的记录,乃至《雪》《旗》《兼职咖啡店》《伤疤》《表情包设计师》等关于客人或感动或遗憾的一个个故事,则完全打破了对刺青的固有“成见”。

    刘馨元用尼采的诗句给自己的作品命名——《每一个不曾起舞的日子,都是对生命的辜负》,表现对象却是特别“接地气”的广场舞。“广场舞曾经引起了一些冲突和争议,起初我也厌恶广场舞的高分贝音乐,但经过很多的走访、调研之后,我开始理解那些阿姨们:她们多是独生子女的母亲,孩子长大后,生活的寂寞和空虚,只能通过跳舞来弥补。”刘馨元对记者说:“设计师理应是关注时代、社会和生活的,作为中国独有的视觉现象,广场舞应该被怎样的设计语言来表现,是我这次创作的出发点。作品里,对设计语言的探索以新的时空关系为基础,广场舞给我最大的感受是持续舞动,因此我利用特定的算法编程,设计出永远不重复、永远播放不完的实验性动画。另外,我还将舞者的形象用可爱的形式呈现出来,把扰人的音乐去掉,希望观众在我的作品面前,能够思考一下对待广场舞的态度,并消解大家对广场舞的不良情绪。”

    与王雅琳、刘馨元同样来自设计学院的钱璐,将创作聚焦《本草纲目》。“它先以部为纲,以类为目;再以类为纲,以各个品物为目;最后在每种物品之下,以物品为纲;每一项品物之下,又有正名、释名、集解、修治、气味主治、正误、附方和附录等项,分类细致、详略得当、条理清晰。”在钱璐看来,当下中国设计在向传统学习时,应更加重视古人造物的结构性内核,而不只是停留在表面的符号形式上;将表里相结合,才能真正温故而知新。“最初引起我兴趣的是古籍纯净匀齐的排版和极具适应性、灵活多变的删格。此后我梳理了《本草纲目》整部书的信息层级和编辑分类结构;并对书籍的页面版式量化分析,引入现代设计网格的概念,同时借鉴的还有欧洲经典书籍版式的分析方法。”钱璐如是说。(记者张婷)


继续阅读:
美术家微信导航!中华美术家微信公众平台帐号导航,为全国艺术家提供一个微信推广平台。www.zhmsj.net,版权所有. 京ICP备13017640号-3